当前位置:首页 > HR资讯 > 企业文化 > 正文
“摩登先生”葛文耀被退出家化
作者:莆田人才网 时间:2013-7-1 阅读:

  5月13日晚21点30分左右,平安信托对外宣布:上海家化(600315,股吧)集团11日召开临时董事会议,决议免去葛文耀上海家化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由平安信托副总经理张礼庆出任家化集团董事长。

  敢于罢免家化“灵魂人物”,平安所依傍的乃是一颗重磅炸弹:今年3月以来陆续接到上海家化内部员工举报,反映集团管理层在经营管理中存在设立“账外账、小金库”、个别高管涉嫌私分小金库资金、侵占公司和退休职工利益等重大违法违纪问题,涉案金额巨大。目前,相关事项在进一步的调查中。面对平安信托“借力使力”的罢黜行为,5月14日凌晨0点44分,上海家化在官方微博发布严正声明,称高管薪酬福利的资金来源,部分为各级政府奖励给家化的合法资金,上缴后由公司统一发放,绝无违法行为。董事长葛文耀严格按照规则领取薪酬,无论在国企时期还是平安入主后,均从未多拿一分钱。

  平安信托在撤换葛文耀的同时,捅出了涉及金额巨大的内部员工举报事件。一场商业逻辑上的取舍与争辩、可以“阳光化”的结构调整与人事变动,也无故平添了几分争斗的味道。

  前世

  蜜语打动“丈人”心

  回想起1985年3月28日,葛文耀还记得那天天很蓝。那时他刚到固定资产只有400万元的上海家化出任厂长,第一次掌舵,轻车上路。

  但不知从哪天开始,葛文耀的办公室挂上了一卷并不常见的横幅,上书“如履薄冰”四个字。有时对熟人,他不会讳言这四字道尽自己近30年的心路历程。

  然而,2013年5月13日,天依旧出奇地蓝。葛文耀却突然遭遇了在家化最尴尬的境地,意外被免去家化集团董事长及总经理一职。取而代之的是家化集团董事、平安信托副总经理张礼庆。

  两年前,平安正是葛文耀亲选的“夫婿”。当时围绕这位身价超过51亿元的“国字头”美人的“比武招亲”已持续长达11个月,最终平安击退各路资本、通过“丈人”首肯夺得“绣球”。

  可令葛文耀没想到的是,这场蜜月竟会如此短暂。而由于平安入主后对公司架构的深度介入,理念摩擦丛生的他却只能多次写微博吐槽。

  一朝罅隙,平安似乎并不打算让今年66岁的葛文耀保有最后的体面。平安信托公开称,今年3月以来屡接举报,矛头直指管理层私设“账外账、小金库”,个别高管侵占公司利益等罪名。上海家化是上海国资委名下资产,而在当年那场多方角逐的资本围剿中,葛文耀几乎全权充当了识人辨人的“丈人”角色。早在2006年,国资委就萌动过“嫁女”念头,但金融危机后这位“好女”净资产高达18%的回报率却令决议举棋不定。

  直到2010年12月,重组消息一度泥牛入海的上海家化突然宣布停牌,这才以“筹划改革”的面目正式示于公众。但不同于以23亿“创纪录”身价“委身”强生的大宝,葛文耀抛出的第一个“准嫁”条件,便是“避卖外资”。

  当时的强硬表态,首先吓退了前期围观的淡马锡、LV等跨国“大佬”。而家化100%股权51亿元的挂牌身价之巨,更让中信、鼎晖、红杉、联想弘毅等财务投资者望而却步。

  为了觅得“如意郎君”,葛文耀连抛苛刻条件,目的就是为了选到一位真正志同道合的“夫婿”。这些条件包括:受让价资产规模不得低于500亿元、受让方及其关联企业与上海家化主营业务不存在同业竞争关系、项目不接受联合受让、受让方5年内不得转让股权,且上海家化实际控制人5年内不得发生变更等。

  大浪淘沙,最后只有三位“追求者”进入葛文耀的视野,其中一位就是平安。从葛文耀后来的举动看,他当时已经属意平安,不惜用意明确地阻退另一位半路杀出的“追求者”海航。虽然海航愿意在51亿元估值基础上再上浮20%-40%,但火眼金睛的葛文耀还是对其资本“迷宫”下“贷款-负债-扩张-再贷款-再扩张”的发展路径心存疑虑。

  此后,为了给平安抱得美人归铺平道路,家化祭出另类毒丸计划,表态三年内不提交任何形式再融资方案,力阻跃跃欲试的海航。这时外界已经猜测,平安将再无敌手,长驱直入。

  据当事人回忆,之所以平安能跨界获得葛文耀的好感,是来自马明哲和谈判代表的两句话。 2010年底,刚与家化接触的马明哲似乎摸准了“丈人”喜好,以“家化是一家能与外资竞争的企业,平安也准备在金融开放后与外资竞争”一语中的,令葛文耀顿生惺惺相惜之感。

  此后,平安谈判代表再放蜜语,“保险资金的成本只有4.5%,我们会长期持有家化,支持家化集团发展成中国的时尚产业集团”,彻底瓦解了一直筑梦“大产业”的葛文耀的意志。

  今生

  “女婿”与“丈人”撕破脸

  但落袋为“安”之后,翁婿间的矛盾却日渐凸显。竞购事宜尘埃落定后,葛文耀曾飞去三亚。因为他曾在公司内部说,一旦股权归属落定,他要直奔三亚,放一束烟花言犹在耳,昔日被认为是国企改制样本的联姻却磕绊骤增。

  尤其是当平安反悔,自己打破“平安创新资本暂无改变上海家化现任董事会成员或高级管理人员的计划”的承诺后,在家化内部做惯一把手的葛文耀才突然意识到来者不善。

  在2012年12月18日的在股东会上,47名股东现场进行投票,将董事会成员从6名扩至8名。其中,独立董事由2名扩至3名,董事由4名扩至5名,平安信托董事长童恺首次出现在董事候选名单上,话语权的正面争夺已呼之欲出。

  到了昨天突然炸出葛文耀被 “免职”的重磅消息,翁婿之间终于完全撕破脸。今日凌晨,上海家化官方微博发出严正声明,直接回应平安信托的指控: “上海家化一向奉行 "前门开足,后门关刹"的管理制度……发放给高管的激励资金,则是通过严格的手续,由组织统一分配发放的。相关资金的来源中有些为各级政府历年奖励家化的合法奖金,上缴后由公司统一发放,绝无违法行为。董事长葛文耀在国企时期严格按照组织上核定的金额领取薪酬,去年也严格按照平安核定的金额领取,从未多拿一分钱。”

  翻查葛文耀的微博,其实5月12日晚,葛文耀就已经很微妙地传递一些信息。当晚他在微博上说:“……(家化)目前处于极佳状态,经济指标、品牌战略、人才队伍、内部流程,企业文化都达到一流水准,我已很欣慰了,如没什么干扰,让我们专注业务,进入世界20强日子不远。 ”

  不过,他在回复“君正投资”时特别强调:“……但是有条件的,不要干扰,让家化专注业务,搞政治会毁了这么好的民族品牌企业”。这是他第一次提到“搞政治”。

  5月13日早上,葛文耀的微博措辞更加犀利,他说:“企业遭受政治风波,是对企业和员工的一种考验……。于我而言,家化股份不仅是全体员工的,也是全体股东,也是民族的,绝不是我个人的,愿付出一切。 ”

  显然,葛文耀所说的“干扰”很可能就是指平安信托的插手。一位接近平安的人士评价说,“平安进入董事会,对家化的约束能力肯定提高了,有点像给家化戴上脚镣。 ”而作为家化集团的灵魂人物,葛文耀对于家化的发展有着自己的规划,而这和新入主的大股东平安集团并不相符。葛文耀在2012年11月曾先后两次在实名微博上抱怨平安“无理”、“为所欲为”。

  分歧

  做与不做海鸥表

  圈内都知晓,翁婿间走到今天这一步,埋下分歧种子的是海鸥表项目。一直对时尚大产业兴趣浓厚的葛文耀曾多次对外表示,希望家化向钟表、服饰、精品酒店等时尚领域拓展,但是大股东平安的态度却反复多变,最后因为风险太大,该计划还是被否,从此葛文耀感觉到了平安对其经营思路的严重阻挠和巨大的约束力。

  葛文耀确实咽不下这口气,故事起源于四年前天津的一次考察中,参观了海鸥表生产线的他甚至心潮澎湃、无法自持,“你知道吗?我耐心等到现在,机会终于来了,我打算带一个团队过去把它做起来。 ”葛文耀立志要实现“海鸥表一年经营好转,三年内上市,七年时间做成中国第一奢侈品”的计划与梦想。

  为了做成海鸥表这个项目,三年来葛文耀花了100多万元做调查,多次往返上海和天津,天津方面则承诺给予优惠政策和条件,让家化入主去经营。葛文耀对这个项目感情深厚可见一斑。

  他甚至详细构想了重振海鸥的具体计划。当时海鸥厂机芯营收3亿元,但其中的2亿生产毛利是负的,葛文耀认为若叫停一部分生产,一大块效益就出来了,再把现有520个机械表品种范围缩小,挑出80到100个,只做中高端品类。第三步则是提高零部件和机芯的可靠性,增加设计感,添设表面配件,改造妥当后,再成立营销部去推广,在他看来,完全可以抢占市场。

  根据葛文耀绘制的蓝图,参股海鸥后,先使产品质量达到国际标准,然后再启用一种新海鸥质量标记,像奢侈品那样实现终身质检保修。

  但这些构想却在平安入主之后变得破朔迷离起来,从一开始就希望家化专注日化的平安一直心意不坚。葛文耀曾公开坦言,关于海鸥项目,他所接受到的来自平安的信息是紊乱的,“一开始他们(指平安)非常支持这个项目,他们的领导还亲自飞到天津去找天津官员,希望争取更多的股权,所以家化投入一百多万(元)做尽职调查;后来(平安)又说这个项目不好,再后来又说可以投,但要减少投资,并希望我跟投;但后来又说不投。 ”

  对于平安的反复,葛文耀称,“对于股东的每次结果,我都接受”,“股东之间判断不一样,就放一放”。但葛文耀言语之间也透露出些许无奈,他说,“我在国营体制下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适应了"人在屋檐下"。 ”

  当时刚走出蜜月的双方还互留情面,但彼此嫌隙却从此深埋。

 

来源:http://www.ptrcw.com | 关闭